币圈至暗之时恰是区块链转身之际?

2018-08-27 13:04 人民创投

  不只是“切割”国内ICO(首次代币发行),一年后,监管“有形之手”必须伸得更长更远;另一端的币圈项目自媒体似乎亦在与监管“赛跑”,他们正在加速建设海外网站和APP,希望在2018年“94”到来之前安全“脱身”。

  还记得2017年9月4日吗?那天,中国央行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公告》,正式定性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责令立即停止。“取缔令”甫出,数字货币受累应声暴跌。“取缔令”与99号文是一回事,即《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99号。该文件明确,I-CO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募集,以及涉及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

  话说8月21日晚间,一批币圈微信公众号被关停,包括金色财经、火币资讯等多个账号,其发布的内容多涉及ICO。此前,央行副行长、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组长潘功胜公开称,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行为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坚持“露头就打”。

  取缔令周年临近,ICO岂止是“露头”?区块链、发币等场景一度甚嚣尘上。

  别以为ICO暴利时代会在那时终结,短暂“调整”之后,交易平台“出海”再战,甚至少数境内平台变相归来;包括不乏机构或个人借区块链、虚拟货币之名开展传销诈骗等违法活动,乱象不止;诸如,项目人用一份白皮书,发行一套代币,借自媒体造势拉盘,在交易所里挂几天就能集资千万元,集资后再“割韭菜”。这便是所谓的ICO“套路”。极端案例是,一个月前,FCoin上一路只涨不跌的ARP币(一种代币名称)几分钟内下跌85%,此案在业内堪称“年度最佳割韭菜”。

  有人说,一些区块链微信公号和交易所、投资机构存在股权关系,会为某些项目背书,但普通投资者并不知情;因此取缔令周年,第一批整治的对象指向了自媒体。江苏省金融办还将互金风险专项整治拓展到虚拟货币、ICO等。

  媒体报道,监管方将对124家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质面向境内居民提供交易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采取必要管控措施,加强监测,实时封堵。其次,加强对新摸排的境内ICO及虚拟货币交易相关网站、公众号等处置。对于定期摸排发现的境内ICO及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网站、公众号,以及为上述活动提供支持和服务的公众号、自媒体及网站,及时予以关闭和查封。最后是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力度。

  彼时,取缔令的震慑立竿见影;此时“关闭查封”之举同样令BTC(比特币)、LTC(莱特币)、ETH(以太坊)等“数字资产”大跌。但有声音称,价格不等于算力(区块链矿机运算),算力其实一直在涨。

  也有区块链项目方或投资人认为,监管出海“关停”服务器的难度较大,若屏蔽网站,则用VPN就能解决问题;还有人称,强监管之下,不意味着币圈就没“活路”,虽然近期交易行情惨淡……比如,国内关停了交易所,还有“去中心化”的积分(Token)等。

  但在CF40常务理事、北京链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家林看来,Token作为凭证和计价,定价工具,会在一些法律空白区域优先发展起来,其主要是数字经济领域里的一些场景,特别是跨境,云服务,证券发行交易和托管,分布式供应链等方面的应用会很快发展起来。因为,类似数字化场景需要Token作为交易发生的凭证和计价工具。这些凭证会在一定的法律或政策范围内,演变为可转让凭证——初级阶段就像票据交换一样。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演变为法定普遍使用的金融工具。

  而从监管此次祭出的组合拳来看,无疑是在建立一种长臂管辖机制;如果说去年“94”是中国监管方一家之言,则此次I-CO监管是全球监管机构在G20层次上取得一些共识后的延续,是对境外涉及对国内侵害的实施监管。张家林相信,防范金融风险大背景下,国内会持续加强对境外涉及对国内侵害的实施监管,先关再清理。后续再建立监管规则和体系,鼓励合规的运用新技术开展金融业务。也因此,绝大多数代币都会归零,币圈将逐渐消失。

  币圈一年,人间已换。截至8月21日19点,CoinMarketCap的数字货币总市值2115亿多美金,较最高点时跌去四分之三。暴跌正在清零所有空气项目。比特币中国首富李笑来公开称,市场上很多代币未来会归零。

  不过,币圈之凛冽寒冬并非区块链市场的全部故事,其可谓“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不断推进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链圈则初见曙光,像8月10日,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在深圳亮相;同日,世界银行宣布授权澳洲联邦银行(CBA)发行世界首张区块链债券等。

  也许币圈至暗之时,恰是区块链转身之际。这其实是一场关乎人性的较量,“拼”的是一种致善信仰。(欧阳晓红)

  来源 | 经济观察报

责编:吴婷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