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向宁区块链静夜思系列三:中本聪的谜底和加密货币的未来

2018-03-26 15:25 人民网-人民创投

  在长周期下,比特币是一个在一级市场“标价”恒升的价值游戏,只需维持一定的算力投入,即可以推动比特币一级市场的产出成本(“中本的成本提升”)一直上升43亿倍。如果再叠加上算力投入成本的增加(“算源的成本提升”),一级市场的产出成本将会上升更多。二级市场是否能跟上一级市场的这种步伐和节奏?最终需要回答的问题是:比特币到底是什么?

  其实,从价值构成上,比特币原本只拥有产出成本这一个自然属性,而没有任何特定的、确定的其他属性,这是其“自然共识”所决定的。是否能够形成后续的“世俗共识”,才进一步决定了整体算力的大小(有多少人愿意付出成本来挖矿——也就是一级市场的总需求),以及买方市场的大小(有多少人愿意来购买、持有和使用比特币——也就是二级市场的总需求),也决定了二级市场的最终价格。

  按照货币的标准来衡量,比特币的一个重要的短板,是难以按照市场的需要,提供足够的流动性。当市场中大多数人出于某种原因而囤积比特币,而这些被囤积的比特币不再进入流通市场,而“自然共识”机制产出的新比特币又相当有限,这就造成了比特币的“挤买”,从而使需要比特币作为流通交易媒介(通货)的使用者一币难求。这显然不是一种正常的“货币”所应具备的属性。因此,仅仅由于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就简单认为这种数字标的物一定是货币的一种形式,或者被确认为超越主权的划时代全球货币新形态,未免过于简单幼稚。当然,反过来看,如果比特币被大量地接受成为了价值流通的一种媒介,它也就自然具备了一定的通货的属性或者功能,虽然这种现象不见得合理。

  比特币也不是一种商品,因为增加的产能完全不能增加比特币的供给,相反只能推高单位比特币的产出成本。比特币也不是债券或证券,因为难以对应于某种特定的债权,或者某种权益所代表的收益权。

  纵观比特币的各种属性,用“收藏品”对其进行类比,是最为贴切的。这种收藏品只有一个天然属性,就是:产出成本越来越高,在100余年中,会有至少43亿倍的成本上升,直至产出完全枯竭。玩家只有一个选择权,就是“玩”还是“不玩”。因此,比特币的“币”字,其实更类似于一种“勋章”,想要获得这种特定的勋章,需要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那么,你是否认可这种勋章的价值,是收藏者之间的一种选择。作为一种收藏品,其可以被当做一种“储值工具”,也可以被认可为一种“资产”,如果其方便“携带”和“使用”,那么也可以作为一种“交易媒介”,只要这种收藏品具备收藏者群体认可的收藏价值。

  以集邮市场进行类比,集邮者认可某种特定邮票的价值,该价值依赖该邮票的短期供求规律而升降。画作的收藏成为了一个行业,虽然人数不多,但由于该收藏群体的购买力惊人,导致稀缺的高品质画作的也价值不菲。收藏行为完全取决于因人而异的信仰、爱好、幻想或者任何无规则的原因,收藏的物品也可以是任何形态、任何品类。收藏品的价值,则完全取决于同时希望取得该种收藏品的人群大小、购买力和供应量。

  由于“获得”对应于“算力消耗”,因此,对比特币更为完整的定义,貌似可以是“算力消耗的勋章”。当获取和产出这种勋章的代价(一级市场)超出其收藏、持有和使用价值(二级市场),同时一级市场的价值规律又被写定,这时,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的价值规律终将脱钩——这或许是一个重要的结论。例如,如果“核废料”也要计算其“产出”价值(一级市场),将是非常昂贵的,但是,人类将其视作一种负资产(二级市场),因为它不但没有用,没有收藏和持有价值,而且还要对其进行善后处理,才能避免灾害。原则上,二级市场从来都是一级市场的最终决定性因素,而并非是反过来的。

  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早期的使用价值,也许正是规避各国监管,其匿名性、去中心化、网络化特征,支持了黑金、灰金进行方便的跨境流通。同时,对于法定货币的抵触,例如部分法定货币发行者(如日本)实行的负利率政策,或者有些法定货币的信用或者可用性甚至不如加密货币,也是部分用户追捧加密货币重要原因之一。进而,当ICO出现,创造出了对加密货币的一种新的市场需求,为加密货币提供了一种新增的生态环境。过去只有融资市场,现在出了个融币市场,要想参与ICO的运作,则必须首先拥有一定量的加密货币(此行为可以类比于美国一直倾力打造的、以美元作为国际原油贸易计价和结算货币的所谓石油美元体系,为美元所提供的加强的市场基础)。据报道,ICO的累计融资总额到2017年底达到约40亿美元,而在ICO热潮的推动下,比特币单价最高上涨到约2万美元,用单价乘以目前已发行出来的共1600多万个比特币,得知比特币的整体持有市值的峰值已超过3200多亿美元。ICO累计融资总额的这40亿美元,只占峰值时比特币整体持有市值的1.25%。换句话说,假定ICO融到的币全部来源于比特币(实际还包括其他加密货币),比特币整体持有者仅仅用了微乎其微(1.25%)的代价,就换取了市值的大幅上扬,从2013年的单价100到200美元,上涨到最高2017年底的2万美元,涨幅百倍以上。(当然,严格来说,ICO累计融资总额的统计,是按什么币值来换算的,以及上述这个比例的计算应该按哪个时点的币值来换算,都是应该深究的,因此上述比例只能是一个概念性的估算,不很准确。)从这个角度讲,无序的ICO行为虽然发行了大量的所谓“空气币”,即使对这些ICO的投资(准确讲是投币,不是投资)行为将来全部血本无归、付之东流,对于比特币(及其他主要加密货币)的大额持有者来说,也许仍旧只是九牛一毛的损失——因为ICO现象推高了加密货币的价格,他们可以从其存量币的价值上涨中获得高得多的补偿。由于ICO市场缺乏严谨的规则和秩序,各类代币发行鱼龙混杂。

  虽然有上述讨论,但是需要看到的一个阶段性现实是,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正在创造一套自生的生态环境和对应的使用价值。同时,ICO的出现也体现出市场中对更加灵活、方便的融资(融币)行为的需求。随着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成熟,ICO本身有可能进化出更加可控的形态。区块链技术本来搭建的就是一套“可信”网络,然而在其初级的发展阶段中,以去中心化作为标榜的加密货币的各大交易所,却是由中心化技术搭建的,并屡次出现严重的失窃事故,发行代币的行为也隐含了大量的诚信隐患,这和区块链技术的初衷形成了巨大反差。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假以时日,区块链技术也许最终能够解决自身生态中的“可信”问题。

  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成为了第一个加密货币。但其实,这开启了一场加密货币的竞赛。在第一篇中我们主要探讨了,大多数加密货币都享受“自然共识”的同等本源,因此加密货币是多样性的。然而,到目前为止,比特币推出的9年之后,仍旧没有更加有效的、实质上超越比特币机制的加密货币被普遍接受。以太坊开启了智能合约新篇章,但其在2013年第一次发布白皮书就提出的将使用权益证明(PoS)机制,来取代比特币依赖的工作量证明(PoW)机制,却一拖再拖没有成功推出,到2017年5月公布了PoW+PoS混合机制的新计划,并将以太坊2.0的推出时间推迟到2020年……。

以太坊的创始人布特林

  以太坊的创始人布特林(Vitalik Buterin)提出:“由于比特币高昂的交易费,漫长的确认时间,区块扩容问题迟迟不能解决,比特币距离完美加密货币非常遥远……”。其实,比特币离一种合格的加密货币,距离仍旧相当遥远,问题也远比布特林上述指出的问题更多。即使沿用现有比特币的技术,比特币现有的发行机制及经济模型是否能够经得住长周期下的合理性验证,也是值得质疑的。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繁荣,加密货币的需求被打开,一些更加合理、合格的加密货币出现,可能性较大——这是一个主观的判断。同时,一批有着迭代潜力的技术也已经崭露头角,这部分内容将在第五和第六部分探讨。

  中本聪作为区块链技术的奠基者,开创了区块链这个崭新的领地,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将最终被确认。但是,中本聪非常了解,他创立的比特币生态,“to玩”or“not to 玩”,将给芸芸众生带来一道人性考验的试题。因此,他选择了消隐。对于比特币这种第一代、老资格但问题多多的加密货币的追捧,大概率会有降温的一天,但是,人们所不知道的,是这种降温何时会发生,老资格何时被取代。大家也必须明白的是,拥有比特币其实就像押注于某家公司的未来,而这家公司处在大量其他公司的竞争之中。加密货币家族中,将会在生态和使用的实际优势方面进行角逐,谁负谁胜出,只有未来才知道。但这其实是一个技术的迭代过程,只不过这一次技术的迭代,直接和“钱”有关。

  回顾每一场技术浪潮的到来,都会经历多次的迭代,也都曾带来新的社会问题。2000年伊始,美国市场上曾经历了一场腥风血雨的互联网泡沫破裂浪潮,当时曾经风光无限、引领潮流的电商概念上市公司Etoys、Pets.com,社交网站theGlobe.com,O2O物流电商的鼻祖Webvan,以及集合采购概念CommerceOne、Purchasepro等,都曾身价数十亿美金,后来却全部关张倒闭,为后人所遗忘。但是,互联网行业却生存了下来,Amazon、Ebay,以及后来的Google、Facebook、Apple,中国的腾讯、阿里等,登上了行业的巅峰。在本系列静夜思的开始,我曾经提到,对比特币的态度(特别是对比特币价格涨跌的态度)、对全体数字加密货币的态度、对ICO的态度、对区块链的态度,这是四个态度,对这四方面的每一种态度,都应该极其慎重,并能够以发展的眼光看待这些创新和对应的问题。加密货币只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典型应用,后续篇幅将走出加密货币这个单一话题,而进入区块链新世界的探讨。这才是更加引人入胜的内容。

  作者简介

  张向宁,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企业家,1995年创立万网(www.net.cn),2009年被当时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集团所收购,成为“阿里云”的前身。现任青怡投资创始合伙人,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青联委员,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北京师范大学校友企业家联谊会副会长,华中科技大学(原华中理工大学)北京校友会副会长。

  相关链接:

  张向宁区块链静夜思系列一: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张向宁区块链静夜思系列二:比特币价值规律解析

责编:杨欧
分享:

推荐阅读